<p id="db771"></p>

              <track id="db771"></track>

              ?
               
              作者:甘曉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2/5/18 9:27:46
              選擇字號:
              曾慶存院士:科研無“小事”,過則勿憚改

               

              開欄語

              近日,中國科學院科研道德委員會再度發布“誠信提醒”,倡導在科技獎勵申報過程中誠實守信。這也是自2018年以來中國科學院科研道德委員會第五次以“提醒”的方式倡導誠實守信。作為國家戰略科技力量主力軍,中國科學院始終將科研誠信建設當作一項長期任務,用持之以恒的決心、行之以穩的堅持,筑牢科研誠信的基石。

              為在全國科技界倡導風清氣正的環境,《中國科學報》自今日起推出“防微杜漸 培育優良學風”專欄,發動科研人員廣泛參與討論,強化科研人員“嚴謹表述、虛心求學”的良好學風,引導科研人員從小事做起,恪守科研道德,倡導青年科研人員在科研生涯初期就養成嚴謹求實的習慣。

              做實驗、處理數據、引注文獻、撰寫論文……科研人的日常處處是規范,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犯規”。當然,“不小心”之外,有時候也可能是出于僥幸心理的“雞賊”。面對這樣一些“小錯誤”,青年科研人員應該如何面對?導師又應該如何處理?

              為此,《中國科學報》采訪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中國科學院院士曾慶存,詳解這些問題。

              “孔子說‘過則勿憚改’。對青年科研人而言,只要為學的態度端正,‘小錯誤’即使犯了,也很容易自己發現、改正。導師一旦發現,則應嚴肅指出,實事求是,不能矯情。”曾慶存指出。

              不做“害群之馬”

              科學研究和做學問本質上是追求真理。“國家和社會會按照科研人員的成果及其所創造的真實價值給予報酬。但不能反過來,以追求名利、報酬為目的去搞科學研究。”曾慶存說。

              因此,為真理而奮斗,是做科研應當端正的基本態度。要實現追求真理的目標,就必須以嚴謹的學風和遵守科學道德為基礎,練就“真本領”。“一言以蔽之,就是求真,實事求是,不作偽、不浮夸;為了共同的事業通力合作,相互支持。”曾慶存強調,“如果有人不是這樣,就是混入科學界的‘害群之馬’,為科學界所不容!”

              指導學生時,曾慶存常把“勇敢、嚴謹、堅韌”這六字箴言掛在嘴邊。他這樣告訴學生:“不勇敢就不能創新;不嚴謹就會根據不足,為錯誤開了門戶;不堅持就可能到達不了循此路本來可到達的正確的地方。”

              同時,在曾慶存看來,科學研究追求真理必須嚴謹,容不得半點造假、片面、錯誤或含糊不清。“‘嚴謹’二字最重要,建立‘獻身真理’即‘獻身科學事業’的獻身精神是最基本的,否則沒有大出息。”他強調。

              導師以身作則

              日??蒲泄ぷ髦?,青年科研人員容易忽視一些細節,包括如何取舍數據、如何進行重復實驗、如何進行文獻引注、如何對文章進行署名等。

              曾慶存認為,只要為學的態度端正,這些“小錯誤”即使犯了,也很容易自己發現、改正。“錯誤不分大小,有則改之,不能馬虎。”

              當然,導師的作用不可忽視。曾慶存表示,導師要引導青年人在科研生涯初期就有端正的態度、養成良好的習慣。一旦發現學生犯錯誤,就應嚴肅指出,實事求是,不能矯情,但也要循循善誘,勉之向道,使之日后能通過自覺檢查,發現問題。

              以身作則,用實際行動為青年人樹立嚴謹治學的榜樣,也是導師的責任。曾慶存回憶起我國氣象學泰斗葉篤正先生的一件小事。“當時我和葉先生去參加一次國際學術會議,葉先生要做一次報告,給他規定的時間是15分鐘。他在房間里一遍遍試講,可以做到10分鐘講完,留5分鐘提問。”曾慶存說。讓他沒想到的是,第二天,葉篤正告訴他,經過一夜反復思考,演講時間可以控制在8分鐘。“嚴濟慈先生曾經要求我們講課時要爛熟于心,從開講到結束句句連貫,沒有一句廢話。葉先生做到了。”曾慶存說,“前輩們的這種刻苦、認真精神,非常值得我們后輩學習和繼承。”

              堅持“為國為民為科學”

              科技界建立嚴謹求實的良好學風,離不開對科學研究價值導向的堅持。“希望有志從事科學研究的年輕人,一定要在思想上認識到、行動上做到‘為國為民為科學’,使自己的研究能闡發真實、可靠的道理(理論或方法),對國家、對人民有用。”曾慶存這樣寄語青年。

              “具黃牛風格,如塞馬奔騰”,是他對青年科研人的期待。“具黃牛風格”指的是要像黃牛那樣吃苦耐勞、埋頭苦干,又能大量吃草、咀嚼反芻消化、積聚營養,意即有極強求知欲、多讀博覽、思考揣摩、融會貫通。“如塞馬奔騰”指的是像邊塞秋高馬肥時的駿馬、沖入敵陣、攻而取之,意即勇敢地創新、攻克目標。

              此外,管理者為營造風清氣正的科研環境,也應堅持“為國為民為科學”的價值導向。

              曾慶存看到,這些年來許多單位的科研成果評價和晉升規則有一些“跑偏”,“唯帽子論”“唯國外期刊論文”“唯影響因子(SCI)”的現象嚴重影響了人才的成長和選拔任用,也嚴重影響了科研選題的導向及科研成果的真實水平。“必須從觀念到規定條文徹底打破!”他強調。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科學報、科學網、科學新聞雜志”的所有作品,網站轉載,請在正文上方注明來源和作者,且不得對內容作實質性改動;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新媒體平臺,轉載請聯系授權。郵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江門中微子實驗探測器主結構安裝完成 這種導電聚合物可讓光線扭曲
              塔里木盆地順北油氣田再獲“千噸井” 人工智能發現100萬年前人類用火的證據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女人16一毛片,双性美人被男人被迫受孕,BBWBlOWjobTube大乳

                    <p id="db771"></p>

                          <track id="db771"></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