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hll7j"><ruby id="hll7j"></ruby></pre>

        ?
         
        作者:孫自法 來源:中國新聞網 發布時間:2022/8/11 10:53:22
        選擇字號:
        青藏科考:高原上的“院士課堂”

         

        中新網西藏阿里8月11日電(記者孫自法)“野外科考規范,首先要準確記錄科考(采樣)點名稱、經緯度、海拔高度等信息”“對地層進行初步研判時,也可以舔一下砂石樣品,嘗嘗粗細、咸淡和是否沾舌頭”“可以把冰川劃分為冰斗冰川、山岳冰川、山麓冰川和冰蓋四種類型”……

        連日來,中國科學院院士、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陳發虎研究員持續在“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上開設“課堂”,相伴藍天白云、雪山湖泊和高原陽光,為同行的科研人員、博士后、博士和碩士研究生們傳道、授業、解惑,不僅踐行“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更是“把科研傳承教育的課堂設在祖國的高原上”。

        執行2022年夏季科考任務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青藏科考)“人類活動歷史及其影響”分隊7月底從拉薩出發,正式開啟“青藏高原人地關系綜合考察”行程。作為本次科考分隊首席科學家,陳發虎院士和科考隊員們風餐露宿一路同行,一起高原徒步前往具體科考點調查研究,每到一處高原湖泊、高原特色地形地貌、古人類遺跡遺址等科考點,他都要結合該科考點具體情況給隊員們授課指導。

        科考分隊前往亞東縣途經卓木拉日雪山時,陳發虎開設“冰川課堂”指出,冰川的兩個共性包括冰川是一種沉積巖、冰川是運動的,根據冰川的形態、規模和所處地形條件,可把冰川劃分為冰斗冰川、山岳冰川、山麓冰川和冰蓋四種類型,還詳細講解冰川的侵蝕、搬運和堆積作用,以及刃脊、角峰、U形谷、冰磧地貌等不同冰川地貌的形成過程。

        在札達縣格布賽魯遺址,陳發虎講解如何初步研判地層時提出,可以對地層砂石舔嘗一下,根據樣品粗細、咸淡和是否沾舌頭作出初步判斷,并親自舔嘗地層砂石數次以作示范。高原課堂上這位大科學家這項特別接地氣的言傳身教,堪稱“古有神農嘗百草,今有院士舔砂石”,令科考車隊的司機們驚訝不已,也讓科考隊員們感動且印象深刻。

        在仲巴濕地遺址,陳發虎認為,該地區是典型的風沙-濕地地貌,適宜早期人類居住。在遺址一處保存較好的剖面上,他詳細分析稱,剖面底部是典型的灰白色湖相/濕地沉積,上面發育一層灰黑色的腐殖質層,表明當時氣候暖濕,人類活動面位于腐殖質層之上,再向上為典型的風成黃土沉積,指示氣候變干。他還提醒科考隊員說,利用該剖面可開展較好的環境變化與人類活動關系的研究。

        在日土縣夏達錯遺址,陳發虎依據當地古氣候背景和相關遺址研究結論,推測當時人類活動存在季節性,古人類可能并不是長期定居于某個地方,認為可以利用高分辨率的地質圖尋找當時人類居住的石灰巖洞穴,可能會有更大發現。他還進一步對比傳統考古學研究與現代基礎科學研究的異同指出,相比于考古學的力求真實全面,科學研究更需要有創新性和引領性,這樣才能有開創性成果。

        在青藏高原上著名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曲美雄谷遺址紀念館參觀時,陳發虎院士勉勵科考隊員們要學習歷史,銘記歷史,科技報國,為中國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建設世界科技強國作貢獻。

        “這次科考中言傳身教的教育,讓我們能更快掌握和學習相關專業知識。”科考隊員、今年剛考上由陳發虎院士指導的西藏大學博士研究生黃怡說,為講解如何初步研判采集地層砂石樣品的性質、特點,陳老師親自舔嘗砂石作示范,這種科研精神非常值得青年一輩學習。

        值得學習的還有陳發虎院士的“高原課堂”并非“一言堂”,而是既科學嚴肅又開放活潑的“高原論壇”,他在授課的同時,也擔當論壇主持人,結合科考點具體情況,邀請相關科研方向的科考隊員進行針對性講解,并提出不同議題讓科考隊員們現場展開交流和辯論。

        此外,青藏高原上的這個“院士課堂”還是一個移動課堂,從一個科考點趕往另一個科考點的數十乃至幾百公里途中,陳發虎還利用科考車隊的對講機系統,對窗外途經的重要高原湖泊、特色地形地貌等,組織科考隊員及時研討交流。

        在本次科考分隊領隊、科院青藏高原所侯居峙研究員看來,這次科考行程中的高原“院士課堂”,從不同學科角度解讀人類生存歷史及影響,就是通過多學科交叉綜合展開頭腦風暴、思想碰撞的生動實踐。

        科考隊員、科院青藏高原所和德國布倫瑞克工業大學聯合培養博士研究生梁思然說,在這次科考之前,她的田野調查是跟著青藏高原上的牧民同吃同住,這次科考則在高原上跟著科學們同吃同住,對于學人類學的她來說,牧民和科學家們都有點神秘。

        “神秘的青藏高原吸引了中外眾多科學家、探險家和冒險家,也提供了較多過去青藏高原的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狀況。”陳發虎院士總結說,這次青藏科考多數時間在海拔4500-5200米間進行,內容涉及地理學、考古學、歷史學、古環境、古生態、高原隆升和地貌演化等眾多方面,有望培養年輕一代成為未來的青藏高原研究主力。

        他強調,此次青藏科考分隊的高原野外課堂,科考隊員們均在各自領域講解相關科學動態和問題,并展開全面深入的交流研討,既提高科考隊伍的整體水平,也將為產出世界科技前沿成果和服務國家重大需求奠定長遠基礎。(完)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百兆瓦先進壓縮空氣儲能電站并網發電 在離太陽更近的地方
        全球最大液流“電力銀行”10月上線 我國成功實施問天實驗艙轉位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裸体按摩XXXXX高清

            <pre id="hll7j"><ruby id="hll7j"></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