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hll7j"><ruby id="hll7j"></ruby></pre>

        ?
         
        作者:韓揚眉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2/9/30 23:12:11
        選擇字號:
        張文韜:做科學家的貼心人

         

        在科技事業發展的“幕后”,有一個群體鮮為人知,但卻不可或缺,他們就是科技管理和服務者。

        為工程科技事業奮斗多年,張文韜把自己視作為科學家的“服務員”,“最大程度為科學家發揮才智創造環境和氛圍。”

        從科技扶貧,協助院士“啃下”深度貧困縣脫貧“硬骨頭”;到抗擊疫情,組織協調500多位院士專家為我國抗疫提供科技支撐;再到日常工作生活,主動作為、全力落實科技創新“四個面向”總要求,作為中國工程院三局醫藥衛生學部辦公室主任,張文韜被院士們稱為“得力助手”。

        前不久,張文韜被評為全國“人民滿意的公務員”。

        3000多公里的“奔赴”

        2016年秋天,接到要前往云南瀾滄縣掛職的命令,張文韜很快便收拾行裝啟程了。早上6點從北京出發,跨越3000多公里,途徑普洱市,第二天中午才到達瀾滄縣。

        瀾滄縣,全稱瀾滄拉祜族自治縣,是典型的民族“直過區”,當地的拉祜族由原始社會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是國家深度貧困縣,貧困發生率曾高達41.17%。

        2015年,黨中央、國務院把瀾滄縣脫貧的艱巨任務交給了中國工程院,張文韜此行的目的就是“科技扶貧”。一路蜿蜒盤旋、滿目大山大寨,張文韜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

        “中國工程院最大的優勢資源,是院士專家。”如何發揮院士專家們的科技力量幫助當地脫貧,成為張文韜腦海中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一到駐地,張文韜沒有停歇,馬不停蹄深入瀾滄縣所有村寨開展調研。利用三個月時間,張文韜幾乎走訪每個村寨、遍訪每戶人家,因何致貧、人均收入、家中人口......每到一處,他便詳細記錄調研情況和思考,密密麻麻記錄了一沓厚厚的筆記。

        借助科技力量,一定要找準突破口和著力點。張文韜與一同在瀾滄駐點扶貧的云南農業大學名譽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朱有勇多次商議,該如何找到致富之路?

        最初那幾天,張文韜印象深刻,他們找了一塊兒樣方做試驗,第一步需要打壟,為了打直線,他們隨手從旁邊的樹上掰斷一個枝條,去掉枝葉,削成上細下粗的短木棍插到田地里用來固定繩子,讓他們沒想到的是,一個星期過去了,倒插的豎條居然發芽了!

        “這說明這個地方土壤有機質好,氣候、水分也好。”這個優勢,張文韜在調研中得到了證實,他告訴《中國科學報》,瀾滄縣自然資源豐富、生態環境優良,人均可利用土地多、種植條件好,擁有“邊陲寶地”之美譽,他感慨道,“老百姓真不應該過窮日子。”

        通過與朱有勇及其團隊深入探討,一條發展產業思路在張文韜頭腦里逐漸明晰——因地制宜,培育一批林下有機三七、冬早蔬菜等產業。

        譜寫科技扶貧“三部曲”

        思路有了,可另一個問題來了,老百姓會認可么?

        “一開始,大家的理念、想法確實不同。”張文韜是第一位從云南省以外到此掛職的扶貧干部,壓力之大不言而喻,“想干事兒,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著急。”

        張文韜一面反復溝通,一面決定帶部分當地人“先干起來”,讓當地老百姓們親眼看到,他們真的是來提供幫助的。

        張文韜陪同朱有勇近一個月的“連軸轉”,找到了僅有幾畝地的適宜示范樣板,并經過兩年的努力,最終形成產業規模:瀾滄林下有機三七產業從無到有,并發展到5000畝;冬季馬鈴薯從100畝示范發展到推廣示范3200畝、輻射帶動5000畝;冬早蔬菜建立了占地100畝的現代化示范基地,通過“種苗繁育+生產示范”,有力帶動全縣發展蔬菜產業,有效拓展了老百姓的致富路。

        這是張文韜譜寫的中國工程院定點幫扶的“第一部曲”。

        一時的扶貧并不能徹底摘除“窮根”,張文韜意識到:扶貧關鍵要扶智。

        當時,瀾滄全縣人均受教育年限僅為6.3年,素質性貧困已經造成該地區貧困面廣、貧困程度深,脫貧難度大。

        根據當地實際,依托“娘家”中國工程院的科技優勢,張文韜奏響了科技扶貧的“第二部曲”——針對人口素質短板,把“扶智”作為定點幫扶工作的重中之重。他同朱有勇院士商量,依托瀾滄職業高中,面向全縣培養農民技術員,招生對象是當地農民,沒有年齡、學歷的限制,只要想脫貧致富都可報名參加。

        每年夏末初秋,就會有數百名村民從瀾滄縣各村寨趕來,身著迷彩服跟隨院士專家們深入田間地頭、禽畜圈旁,接受為期100天的從開墾、種植,到開挖、收獲等全過程手把手地指導,“畢業”成績則是用所學作物的種植產量和所飼養畜禽的生長情況來說話。

        學成脫貧的人越來越多,學員從2017年的4個班、240人,增長到了2018年的10個班、600人,如今還在不斷增長。

        張文韜感到很欣慰:“一個人帶動一家人,一家人帶動一村人,學員們成為一顆顆‘種子’灑遍瀾滄大地,成為脫貧致富的希望。”

        科技扶貧單靠個人力量并非長久之計,怎樣把高層次人才引入瀾滄,服務于縣域經濟發展,這也是張文韜一直思考的問題。

        在中國工程院的支持下,張文韜續寫了“第三部曲”:配合朱有勇團隊,引進“娘家”人才、技術,在瀾滄縣設立首家“云南省院士專家工作站”,帶動了100多位院士專家加入“扶貧大軍”,助力從深度貧困的“民族直過區”到“云南省科技扶貧示范縣”的跨越,讓群眾切實過上了好日子。

        當好“螺絲釘”

        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阻擊戰,是給回到北京一年多的張文韜的第二次巨大挑戰。

        “疫情很嚴重,中國工程院主動擔當作為,組織院士投身到抗疫防疫工作中是當務之急。”張文韜認真貫徹院黨組部署,組織發動院士積極投身抗疫、針對疫情防控建言獻策,及時為中央決策提供科學依據。

        在疫情防控緊要關頭,張文韜協調組織鐘南山、王辰、張伯禮、李蘭娟等院士專家350余人次形成180余份疫情防控建議;組織院士專家100余人次完成11次上級緊急交辦任務。多項高質量建議得到中央領導的高度重視,為及時應對疫情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撐。同時他還積極協調聯絡多位院士,向國際社會傳遞中國抗疫經驗、貢獻中國智慧。

        “非常緊張。”張文韜坦承,那幾乎是一段“不眠不休”的日子,那段時間里,他從未在太陽落山前離開過單位。作為距離抗疫工作“最近”的醫藥衛生學部,許多個晚上,他和同事們就住在辦公室,累了就到隔壁辦公室的沙發躺一會兒,冷了就用羽絨服蓋在身上。

        他的工作瑣碎而繁多:需要與院士們詳細溝通和多次討論應對措施細節;為了及時匯總整理和上報院士們的建議,要一直守在電腦前收發院士們的郵件并迅速整理和編輯;作為具體的聯絡人和經辦人,他必須做好院黨組和院士們之間上傳下達的紐帶,確保有關決策部署能完整準確貫徹落實到位。

        除了中國工程院內部工作,張文韜還需要與科技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部門密切合作,完成應對疫情科研攻關組、中醫藥專班等部際合作工作。

        在急難險重任務中總是沖鋒在前的張文韜,帶領同事們出色完成了各項工作。他作為骨干成員參與的中國工程院應對疫情專項工作組,被黨中央、國務院授予“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集體”,他本人也被授予“中國工程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在建黨一百周年之際,還獲得“中央和國家機關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榮譽并非張文韜所最為追求的,在他看來,為我國衛生健康事業作出卓越貢獻的院士們值得尊重,“能為科學家服務很光榮,我要當好一顆堅固的螺絲釘,發揚釘釘子精神,在平凡的崗位上腳踏實地默默奉獻。”

        日常工作中,張文韜往往要服務一百余位我國醫藥衛生領域院士。他努力做好院士們的參謀助手,充分發揮院士們在學術研討、戰略研究、科研攻關等方面特點特長,做好個性化服務,院士們有問題找他時,他都會全力以赴認真落實;關心照顧每一位院士,每逢院士生日,他都會主動送上祝福;有院士突發疾病,他得到消息后第一時間幫助尋醫問藥......

        在工程院工作16年,張文韜忠實履職盡責、忘我工作,還得益于背后家庭的支持。

        “愛人給予了我全力的支持。”張文韜充滿感激地說,在抗疫最繁忙的時候,自己常常處在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利用周末的半天時間,妻子帶著他和孩子到公園逛一逛,“那是唯一讓我放松的事。”

        這個和諧友愛的家庭也得到了“第十二屆全國五好家庭”的最高贊譽。

        榮譽既是肯定,更是鞭策。張文韜說,國家把科技創新擺在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中國工程院院士是科技創新的主力軍和先鋒隊,而作為院士們的“服務員”依然是任重道遠。“在工程科技事業發展的新征程上,自己做好本職工作,真正幫助科學家們把科技創新落到實處,服務國家,這是我最期盼的。”

        image.png

        瀾滄縣冬季馬鈴薯豐收了(受訪者供圖)

        image.png

        張文韜(第一排左一)與林下有機三七班的老師、學員們在一起(受訪者供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科學報、科學網、科學新聞雜志”的所有作品,網站轉載,請在正文上方注明來源和作者,且不得對內容作實質性改動;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新媒體平臺,轉載請聯系授權。郵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人造太陽”逐日夢 “聚變合肥”加速度 “奮斗者”號到達克馬德克海溝最深點
        時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歸 海上風電與海洋牧場融合發展項目并網發電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裸体按摩XXXXX高清

            <pre id="hll7j"><ruby id="hll7j"></ruby></pre>